中文|English
祛魅的弹道——刘广云作品展在上海证大当代艺术空间开幕
发布日期:2015/5/8
    两年前,刘广云的《11071.96001公里》录像作品所展现的抽象图景——卫星地图上仅存的一条漫长的道路黑线——曾让我嗅到了某种寂静与虚无的味道。这条线是连接他在德国和中国两个住址的一条真实道路。他似乎在探索空间关联性与本质关联性的重合,从这里到那里,他是经历者,也是道路的两端,是构成道路本身的移动的浮点,唯一的体验者,反复着从具体到抽象然后再到具体的轮回般的历程。他抛开了人们热衷的那些公共事件与信息,让摆脱了那种极易流行的宏大语境的世界进入其私人领域,袪除那些关于双重的异国想象的魅惑,专注于传达世界与自我的复杂微妙的关系,他需要以更强烈、直接的冲击力,面对自己的一切。两年前,刘广云的《11071.96001公里》录像作品所展现的抽象图景——卫星地图上仅存的一条漫长的道路黑线——曾让我嗅到了某种寂静与虚无的味道。这条线是连接他在德国和中国两个住址的一条真实道路。他似乎在探索空间关联性与本质关联性的重合,从这里到那里,他是经历者,也是道路的两端,是构成道路本身的移动的浮点,唯一的体验者,反复着从具体到抽象然后再到具体的轮回般的历程。他抛开了人们热衷的那些公共事件与信息,让摆脱了那种极易流行的宏大语境的世界进入其私人领域,袪除那些关于双重的异国想象的魅惑,专注于传达世界与自我的复杂微妙的关系,他需要以更强烈、直接的冲击力,面对自己的一切。两年前,刘广云的《11071.96001公里》录像作品所展现的抽象图景——卫星地图上仅存的一条漫长的道路黑线——曾让我嗅到了某种寂静与虚无的味道。这条线是连接他在德国和中国两个住址的一条真实道路。他似乎在探索空间关联性与本质关联性的重合,从这里到那里,他是经历者,也是道路的两端,是构成道路本身的移动的浮点,唯一的体验者,反复着从具体到抽象然后再到具体的轮回般的历程。他抛开了人们热衷的那些公共事件与信息,让摆脱了那种极易流行的宏大语境的世界进入其私人领域,袪除那些关于双重的异国想象的魅惑,专注于传达世界与自我的复杂微妙的关系,他需要以更强烈、直接的冲击力,面对自己的一切。两年前,刘广云的《11071.96001公里》录像作品所展现的抽象图景——卫星地图上仅存的一条漫长的道路黑线——曾让我嗅到了某种寂静与虚无的味道。这条线是连接他在德国和中国两个住址的一条真实道路。他似乎在探索空间关联性与本质关联性的重合,从这里到那里,他是经历者,也是道路的两端,是构成道路本身的移动的浮点,唯一的体验者,反复着从具体到抽象然后再到具体的轮回般的历程。他抛开了人们热衷的那些公共事件与信息,让摆脱了那种极易流行的宏大语境的世界进入其私人领域,袪除那些关于双重的异国想象的魅惑,专注于传达世界与自我的复杂微妙的关系,他需要以更强烈、直接的冲击力,面对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