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刘广云喜欢从不同的纵深层面和不同的视角对某一主题穷追不舍。比如在2006年的三屏影像作品《整容》里,他就进一步丰富了对“脸”的题材的处理方式。他把自己的小家庭当作混合文化的缩影,把自己、德国妻子、混血女儿的脸作为素材。在影像中呈现的,是三张脸模被一双戴着塑胶手套的手反复揉搓扭曲变形的画面……仿佛要把每张面孔都揉搓成新的样子,而不再是那种除了时间之外任何力量都不会改变的固有形象,其中弥散着的执著与焦虑不安的气息极具感染力,让身处现场的人能清晰地感觉到这气息从画面涌出直接渗透到你的肌肤里,把你也带入到那种充满了重塑的渴望与焦虑的场景里去。实际上在刘广云的日常生活中几乎不可能找到与这样的画面相对应的气息,所以在这个作品中,他其实是在把自己一家三口人的脸当作一种文化混合的符号来使用,家庭本身的结构固然会给这件作品以天然的暗示意味,但对于他来说这可能恰恰不是特别需要考虑的因素,他真正要关注的是那种执著于消解东西方种族文化差异性的偏执意图。他一家三口人的脸孔在符号化后很大程度上就成了那些外部扭曲信息密集映射的临界载体,也正因如此,这个作品才会以那样一种貌似简单重复的方式呈现出如此复杂残酷的意味,其真正指向是人的精神层面的,而不是真的就局限于那始终聚焦的“脸”。在这条线索上,刘广云做了一系列的尝试,努力挖掘其中的种种可能。早在2005年就创作的录像作品《不安的睡眠很安静》,是用小女儿熟睡时的面孔为主体拍摄的,暗示不安与安静在孩子的世界里恰恰是浑然一体的,而不像成人世界里那样冲突始终,整个画面里变化的细腻与微妙使得原本写实的场景变得近乎梦幻,单纯得令人有种莫名的感动;还有2007年创作的大型录像装置作品《整容》,在这个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近乎灾难般的场景,无数被双手反复揉搓扭曲变形的脸堆积铺展在地面上,看上去如同一场大爆炸之后留下的无数人的身体残片……里面参杂着美貌的广告明星和那些被数码技术精心处理的模特形象。作品营造出的现场气息似乎在告诉我们,不管是什么样意义上的“整容”,最终都是殊途同归,抹去的是那些原本真实的面孔,收获的只有美丽的假象。这也是当下这个因为极端急功近利而接近失控的社会现实“暴力”所造成的后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