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2012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134周年的当天,我在德国特里尔马克思故居开始了题为“幽灵“的影像作品展示,这是我一次主动的出击,我说服故居博物馆的Karl Salm馆长支持了我这个计划。这是针对特殊场域制作作品的一种尝试,也是我过去创作思路的一种延续。作为一个生活在德国的中国人多年来东西方游走的经历,让我觉得深刻影响了我的过去的马克思本人与其理论都还没有到了盖棺定论的时候,在今天,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界定也变得越来越不明晰,我没有能力像马克思那样为世界人民的未来算命,但想用作品的方式为自己过去的历史做个交代。我以影像的方式将马克思的头像在其故居中装置成了一个悬挂的钟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左右摆动,制造出一种“幽灵”般的虚幻效果,同时将一些政客,学者,宗教人士对马克思理论的评论文字穿插其中。最后特别出我意料的是这个作品已作为马克思故居的藏品将在马克思出生的房子里被长期展放。至此,《幽灵》已在马克思故居晃动了三年多,成为故居的一道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