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与刘广云的“时X”有关
发布日期:2010/7/1

文/ 沈其斌


    刘广云的这次个展用“时X”来作为展览主题还是很有意味的。时X(差)是一个最基本的时间概念,经常有国际旅程经历的人这种体悟是很确切的。他的学名为平太阳时和真太阳时之差,或是不同时区的时间差。显然,时差对一个人而言不仅仅是时间上的概念,更多的是因时差而带来的生理的、心里的反应。如果将这个概念放到一个时代的背景里,它所牵扯到的就是文化的、历史的及价值观等一系列的变化和差异。同时“X”在数学里是一个非常有意味的未知数,可以假设一切;“X”也可以被看成是对某种事物、现象、表述的否定,代表某种判断和态度;是表示拒绝的符号和标签。结合刘广云的生活背景和他的艺术经历用“时X”做为展览的主题就显得颇有深意。

    由于刘广云近二十年中总是德国、中国两边游走,因此时差成为他生活中的日常经验。更由于他的家庭是的典型的东西方结合体,生活方式、文化趣味、价值观等一系列都建立在某种双重语境和标准中,许多事情在不同的角度、标准来看结果是大相径庭的,因此这样的现实生活客观上存在着诸多的错位、差异、隔阂、甚而矛盾,这种所谓东西方文化及价值观的差异成为艺术家每天要面对的具体家务,同时也成为他艺术上的创作资源。艺术家曾经做过《无法入眠》、《丢脸》等影像作品准确而细腻地表达了这样日常而深刻的感受。

    这次艺术家以自己每次来回的飞行体验作为作品的切入口,运用网络技术把他在德国的住址和在上海的住址连接起来。刘广云无数次的东西往返无一例外都是在空中完成的,而这一次却是通过虚拟的网络完成了一次脚踏实地的精确的地面旅程:他以家门为出发点,在地球上找到一条真实的路线,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向另一个家行驶,所经过的每一个国家、城镇、道路都是那样真实而精确包括其中,全部的行程为11071.9600114143公里,所花费时间为92.258个小时。最后艺术家抽离作品画面上所有现实的背景,仅把行驶所留下的轨迹以双置影像的方式用一根线条呈现出来。这样一根蠕动的线除了和艺术家本人产生联系和意义外,几乎消解了任何外在的关联,然而这却是艺术家近二十年真切的现实经验和心路历程。

    这个影像装置作品将在一个固定的展示地点完成这次万里行程,实际上这在客观上就消除了因行程跨越时区而造成的时差,这是一种对时差的主观抗拒,时X 所谓,也就是这个意义上的。

    艺术家为了让这样的“时X”感受转换得更充分和更有力量,于是特别制作了一根长度为11071.960011米的光纤线缆,它和现实中两个住址的距离数据相同只是缩小了1000倍,展览时影像的传输将真实地通过这条一万多米长的光纤电缆线,通过视频完成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的洲际行程。艺术家在电缆线上特别印上了文字:Liu GuangYun 11071.96011km Shanghai 31.287363/121.616960 Germany51.377735/6.405731,那是艺术家名字、电缆线长度、以及上海和德国两个住址的经纬坐标。刘广云的影像和材料装置在以个人经历为背景的基础上的两种结合和两次转换,应该说还是非常巧妙和准确的。

   “飞机的快速飞行和地球的自转作用造成的时差错乱常常给我带来诸多的困扰,19年的时空变迁在我的私人化经验里无异于几番改朝换代”。艺术家这样来描述自己的东西游历和旅行感受可以看出他对“时X”的深刻体验。艺术家以极其简约的方式把时差背后所隐藏的各种复杂的问题非常轻捷地表达出来,其间能见出艺术家在观念、和逻辑确立上的智慧,同时作品形式也显现其在艺术语言上即举重若轻又举轻若重的敏感把握。

    俗话说:言为心声,文如其人。艺术的创作本来就应该是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只是因为时下的艺术太多急于求成的功利心,于是艺术经常被简单化为表面图像、符号标签。尤其近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神话造就了一些艺术家的自我膨胀几乎形成了文化大跃进的浮躁局面。平常心和真实感本来这些最基本的德性变得稀罕和珍贵了。所以刘广云一直以来的工作方式和职业态度是很健康和可贵的。这次艺术家以“时X”为线索所真实地呈现出来的某种状态,在未来的艺术生活中或许还无法消解,这或许就是一个创作的契机,让那根蠕动的线不断穿越时空而有更多的跨越和突破。